搜尋本站
民主動力-最新消息
վҳ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3-23 15:02:40 (2767 人氣)



主持:黃潤達 (民主動力執委)

題目:民意打倒小圈子選舉

播出日期:2012/03/22

內容:3月25日特首選舉,雖是一個小圈子選舉,市民只可以做做花生友,但民意的轉向,令梁振英勝出的機會大大提高,可見民意的支持度間接影響著特首勝負,中央的決定,市民也絕不應坐事不理,做花生友,多些發聲或會帶來一些改變,如參與民間公投或反對小圈子選舉的行動。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3-19 14:30:38 (2942 人氣)

2012-03-19 信報財經新聞

□ 陳家偉 ■ 程翔

□ 你在中學時,已顯出愛國情懷,那是如何形成的呢?你又是如何參與社運的?

■ 大約中學二年級時,我便開始有愛國意識,主要有兩個原因。我在聖保羅書院念中學,中二時,班主任佘汝丰先生(佘汝丰是國學大師牟潤孫的學生,牟潤孫則是錢穆的弟子)是我的啟蒙老師,對我影響很大,老師令我喜歡國學,也因此對國家有濃厚的感情。

得到老師啟蒙,令我喜歡國學,喜歡中國文化,對中國生出強烈的感情和興趣。若不是啟蒙老師,我也像當時一般的「番書仔」,不會對國家有強烈感情。

另一個引發我愛國意識的原因是,中四時,正值內地文革(文化大革命)開始。當時,每天上學都會經過海傍,才走到般含道的學校。1967 至68 年間,我在海傍親眼見到一具具浮屍由珠江漂流至香港;浮屍全是遭人「五花大綁」——反手向後,兩腳往後上屈,手連腳一起綁,遭人推進河裏……,完全沒有生機。當你看到這種綁得結實的浮屍,心裏很是震撼,很刻骨銘心。

當時,我只是個中四學生,看見這種恐怖景象,內心有種「反差」——中國古文的優雅令我嚮往,現實看到的中國人竟是那麼殘忍——從中國文化看到美好的一面,現實中卻見到醜陋的一面。這種反差,令我不禁問: 「中國實際是怎樣的?」

當年,即1967 年,香港發生暴動;對於這場暴動,我的看法有個轉變的過程。

閱讀全文,請登入信報「信博」網址:http://www.hkej.com/template/blog/php/blog_details.php?blog_posts_id=82373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3-09 06:00:00 (1095 人氣)



主持:蔡耀昌 (民主動力召集人)

題目:如何追打曾大屋事件?

播出日期:2012/03/08

內容: 如何跟進曾蔭權弊案?讓我們分析當前坊間提出的各種跟進方法的利弊。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2-21 18:33:34 (1000 人氣)

2012-02-21 信報財經新聞

□ 陳家偉 ■ 楊森

□ 1991 年,很多以前的社運活躍分子走進議會。當時是寄望繼續留守在議會外的人,大家可以議會內外「裏應內合」。然而,1991 年立法局後,議會外的民間運動剎那間減退,情況並不如最初的想法。

■ 六四事件後,我們義無反顧地組黨,投入真正的政治,這與我以往的社區參與有關。社區參與要求政府下放權力,改善社會。1991 後,很多社運人士走進議會。當時是希望議會內外結合,亦期望議會外有工作,但當時議會內外確實有一缺口。我們以前做勞工、房屋的工作,現在是在議會內做。議題沒有變,只是結合了議會內和議會外的行動去爭取。不過,群眾的組織工作,便不是主要工作了。

□ 但之後,政黨和社運的鴻溝似乎更大?

■ 一般而言,社運團體政黨是建制的一部分。我們做學生時,或在社運時,代人仗義執言。議會開放後,議員做了社會問題的發言人。議會外的學運和社運的聲音被掩蓋了,議題其實繼續,只是方式不同了。傳媒亦注意議會,也引致學運和社運的聲音較少人注意。

其後,社會資源的分配和要求不同,慢慢發展出公民社會,而且1990 年代壓力團體的關注亦顯得多元化,有婦女議題、環保議題,壓力團體已變成公民社會。

香港即使未有正式的民主制度,但公民社會不斷壯大,繼續保持香港核心價值——公平、人權、自由……。

當港人感到自己利益受損時,病人組織、環保人士、社區街坊就會走出來爭取權益,而最珍貴的是這一切都是非暴力的。一般人都重視法治,市民重視法治、看重自由和自己權益,民主意識慢慢增長。

現時內地的維權運動似香港1970年代的壓力團體。1980 年代,香港產生很多政治團體,界定中央和地區事務,要求香港的自治。但現今,互聯網的發展,消息很快就傳出。很多社會矛盾,市民自我組織,成為城市的社會運動。同時,知識普及,中產階層興起。

面對社會矛盾,大家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,這會促進政治改革。

政制不民主,政府偏重工商界利益,貧富懸殊日深,但資訊發達,壓力團體會變成公民運動。香港就是由1970 年代壓力團體,走到1980 為年代的政治團體,而演變1990-2000年代的民主運動和公民運動。

內地現時社會矛盾尖銳。亨庭頓(Samuel Huntington)指出於經濟發展的社會,當經濟發展、教育機會開放、民智發達等因素會引發政治改革。維權運動好像星星之火,不知什麼時候會發旺起來,你看烏坎村自己選自己的地方政府。現在是欠一個開明的政治領袖。

香港由1970 年代壓力團體運動, 1980 為年代的政治團體運動,1990 年代民主政制發展,並有政黨成立。這給內地一種示範參考的作用。(二之二)

閱讀全文,請登入信報「信博」網址: http://www.hkej.com/template/blog/php/blog_details.php?blog_posts_id=80951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2-21 18:31:30 (1052 人氣)

2012-02-20 信報財經新聞

□ 陳家偉 ■ 楊森博士

□ 你怎樣加入學運和社運?

■ 我1971 年進入香港大學念社會科學。大學時,我接觸到學生運動,當時,香港有一種反建制的思潮。當時大學生是戰後出生,在香港成長的一代,對香港有一種身份認同。當時香港被形容為「借來的時間, 借來的地方」(borrowedtime, borrowed place)。當時大學生感染西方世界的思潮和社會運動,例如馬丁.路德.金(Martin Luther King),西方世界亦有反戰和反核的運動,大學生回顧香港當時的處境,感到須要改革。

我在大學讀社會科學。政治學、社會學和社會行政「費邊社」(Fabian Socie ty)的理論很影響我的思維,特別是人權、社會公義和社會改革的理論吸引我。

當時的社會行政理論,使我相信改革社會是靠社會運動,而不是靠階級鬥爭。

簡單而言,戰後一代的身份認同引起我關心社會,西方開放的思想令我反省殖民政府的封閉,加強了自己的反殖心態。

釣魚台事件,是我第一次參加的示威,由大會堂遊行至美國領事館,抗議美國政府把釣魚台島嶼交給日本政府,而不是中國政府。這激發我的愛國情懷。

隨後,我參加盲人事件、反貪污捉葛柏事件、中文運動等運動。有些運動與我年輕時的經驗有關。中學時,我住在荃灣大窩口徙置區,鄰舍收到政府信,全是英文,我幫他們翻譯信中內容。

我覺得殖民政府根本不理會一般市民的困境。兒時,我的父親是小販,警察經常吃東西不付錢,令我對貪污很反感。

1970 年代,學生運動有國粹派和社會派之分。我當時有幸住在聖約翰學院,這或許因為我踢球踢得好之故。當時聖約翰學院亦有分國粹派和社會派。

我當時熱中參與宿舍活動和學生運動。

在宿舍,我是宿舍足球隊隊長,帶領宿舍奪取舍際的足球比賽冠軍。(二之一)


閱讀全文,請登入信報「信博」網址: http://www.hkej.com/template/blog/php/blog_details.php?blog_posts_id=80831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2-17 14:50:03 (1006 人氣)

(民主動力2012年2月17日提交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意見書)

去年區議會選舉出現多宗懷疑種票事件,令市民對選舉的公正產生懷疑,政府為此提出優化選民登記制度,希望挽回公眾對選舉制度的信心。民主動力認為,政府建議的優化措施,不但未能達到防止種票舞弊的目的,反而會影響選民的投票及登記意欲,更有可能「殺錯良民」。以下為我們對這份諮詢文件的回應:

1 政府建議更改地址或新登記選民須提供住址證明,未有顧及部份市民,如跟家人同住的年輕人和劏房戶,較難提供住址證明,要他們要求同住者作書面證明或者自己宣誓,會減低他們登記成為選民的意欲。此外,由於市民很少隨身攜帶住址證明,新措施將大減日後街頭選民登記的成效。事實上,要求選民提供住址證明才能登記,只是令種票者的成本增加,而未能有效打擊種票。

2 本會認為,選舉事務處首先應該重新檢視所有已登記選民的資料,找出包括地址不完整或不明確、一屋多姓,和以不存在的住宅樓宇、大廈樓層或不能居住的地方(例如學校、貨倉及中央郵政信箱)登記作主要地址等的可疑個案,並主動調查和跟進該等個案,以確保選民登記冊是正確的。然後定期進行隨機抽查,核實選民的登記地址,一旦發現有人蓄意虛報須嚴厲執法,以起阻嚇作用。

3 另一方面,選舉事務處可與其他政府部門,如房屋署、差餉物業估價署、運輸署、社會福利署及入境事務處就已登記選民的資料進行互相核對,此舉同時有助更新選民搬家後的地址及取消去世選民的登記記錄。

4 保持選民登記冊的準確性,亦有賴高透明度的公眾查閱。現時供公眾查閱的選民登記冊按姓名排列,使選民難以查核自己的住址有沒有被種票。為此,我們建議登記冊應同時按選民的主要地址排列,以方便公眾查核與其住址相關的不尋常登記。此外,政府應容許公眾以互聯網查閱本身住址有否被種票。本會認同《諮詢文件》的建議,延長臨時選民登記冊的查閱時間,讓公眾有足夠時間查閱,提出反對或申索在登記冊上的登記。

5 本會反對就已登記選民未有申報更改了的住址加入罰則。忘記更改地址的選民不是舞弊者,政府要打擊的對象應該是種票的幕後黑手,以及蓄意虛報地址的選民。政府宜加強宣傳,提醒選民在搬屋後更新住址。

6 要求選民要帶同投票通知卡投票的建議,將剝奪失卡或忘記帶卡者的投票權利,因此並不可取。

7 本會認同,將選民登記有關虛假聲明罪行列為舞幣或非法行為,並交由廉署執法。有關罰則應提高,以提高阻嚇力。
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2-16 18:10:59 (1385 人氣)

民主動力編著的《選舉工程師 - 香港選舉九招必殺技》已推出電子版,支援 iPhone、iPad 、Android 手機及平板電腦。各位讀者現可在App Store 或Android Market免費下載「天昂文庫」,或到www.netzines.co 選購《選舉工程師 - 香港選舉九招必殺技》電子書,售價僅為2.99美元。 請注意,電子書只可於使用iOS 及Android的流動裝置上閱讀。

《選舉工程師 - 香港選舉九招必殺技》是香港第一部綜合本土選舉運作和經驗的專書。本書並不側重理論,而是從實戰經驗出發,旨在讓有志參選的門外漢,能夠了解過去只由政圈中人口耳相傳的參選「秘技」。

本書由「民主動力」多名成員及友好撰寫,他們以本身豐富的參選和助選經驗,配合多名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接受訪問,現身說法,縷述如何按部就班掌握香港選舉中的九大重要環節,讓香港的民主選舉得以進一步發展。

此書同時於各大書局有售,定價$78。
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2-16 17:53:54 (1259 人氣)

2012-02-13 信報財經新聞

□ 陳家偉 ■ 施永青

□ 1960-70 年代,你自認是一位馬克思主義者,又在火紅年代時到左派學校教書。

1976 年,你由一位馬克思主義者變成信奉市場經濟。中間發生的過程是如何呢?

■ 我第一份工作是在重生中學教書,全職的,日夜校都教。但身為馬克思主義者,則早在小學六年級,看了一本簡介馬克思主義的書:《馬克思主義的三個來源與組成部分》,是當時中共的宣傳品。

後來亦看了《共產黨原理》(《共產黨宣言》的簡易版);更早時,看了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。我很小就看書。當時住在爸爸工作場所所提供的宿舍,鄰近的叔叔給書我看。

我1968-76 年在重生中學教書。但我早於中學時代,在讀新法中學的時代就已組織讀書會,一個比較鬆散的組織。

我當時很留心社會情況。在新法讀書時,有塑膠花工廠工人罷工,我放學就去看看。看見人示威、喊口號,自然加入。

那時是很容易不滿現況,覺得當時的香港殖民政府不民主、專制、欺壓市民,是一個邪惡的政權。

從此,我認識了左派的人,也加入了「反英抗暴鬥爭委員會」( 「鬥委」),所屬是「官津補私」的系統,不是左派學校的系統。「反英抗暴」的工作顯示了左派的實力。

我當時教的學校,本來不是那麼「紅」的,後來都「蒲」出來。雖然暴露了實力,但確實吸引多了很多人參加左派的活動。我亦因此加入左派,中學畢業就去教書。

那時,除了教書,還做工人宣傳的工作。

為了使更多人參與我們的行列,我先後介紹了十位同學到重生中學教書。偏偏左派學校的學生,畢業後都想從事銀行、保險、百貨等行業,較少人願意回左派學校當老師。 (二之一)

閱讀全文,請登入信報「信博」網址: http://www.hkej.com/template/blog/php/blog_details.php?blog_posts_id=80475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2-16 17:51:00 (1188 人氣)

2012-02-06 信報財經新聞

□陳家偉 ■ 盧子健

□盧子健博士,你1970 年代進入香港大學,並且加入學生運動;你當時應屬社會派。你是怎樣進入學生運動?

■ 在大學時代,我是屬於國粹派。當時國粹派是很相信共產政權的,認定香港要回歸祖國。國粹派和社會派最大的分別,在於當時國粹派常從一種反殖民地的角度去看政治及其社會事情。

□ 你是怎樣加入國粹派呢?

■ 參與社會運動通常來自兩個原因:一是意識形態的認同;另一是人際的關係。我兩者都有。我們是香港嬰兒潮出生的一代,在大學時,覺得對社會有承擔。國粹派是一個「小圈子」,它其實提供了一種群體生活。當時在大學,我們一同學習,一同關心社會,大家是同志和戰友,這種群體的認同感,是很吸引的。

從我在大學對國粹派的認識,我對今天中共組織能力的強大和精密一點都不意外。最近談論建制派的「蛇齋餅糭」其實只是手段,是要建立一種個人的人際關係,它不單是物質,也關心你其他需要,例如你孩子的照顧,這是一種全人的關懷,是整全的,是以人為中心的。民主派的方法是以事工為主的,完了事,就離開,沒有建立個人的關係。

□ 你當時參與學生運動,期望達到什麼呢?

■ 當時沒有想着要達到什麼,當時只有一種社會正義感,反貪污、反歧視、關心貧窮,例如愛秩序灣的寮屋重建、工廠的勞工問題;公民權利很少,公安條例不准上街示威。當時只想改變社會。

在我大學的時代,中國確實給予很多人一種理想,當時覺得文革很浪漫,能給予沒力量的人一種力量,一個盼望。現在回想,這當然是一次災難。然而,1970 年代,我們看到資本主義很多問題,中國的社會主義可能提供一種可能另類的模式:香港的社會主義。

閱讀全文,請登入信報「信博」網址:
http://www.hkej.com/template/blog/php/blog_details.php?blog_posts_id=80093


發表者 admin 開 2012-02-16 17:48:39 (1000 人氣)

2012-01-28 信報財經新聞

□ 陳家偉 ■ 陳智思

□ 你曾於接受訪問時表示,希望唐英年和梁振英盡快交代政綱。你也清楚說過,希望今次特首選舉的候選人能多談政策。你在不同地方提出過很多社會問題,包括貧窮、保育、持續發展、青年濫藥等問題,你期望未來特首要優先解決哪些社會問題呢?

■ 「大財團壟斷」是一個問題,社會感到政府偏幫財團,實情是否如此,或可有爭論,但大眾感覺確實如此,因此,政府起碼要改變有關印象。其實,也不單是財團與窮人的對立,也是大財團與小企業的對立。現時,大眾差不多任何事都聯繫至財團壟斷,連商界亦有此看法。

例如土地政策,現時政府傾向大幅土地拍賣,這自然造成只有極大地產商才可參與,這令較小的發展商也有怨言。歸根究底,這其實是官僚主義,政府部門往往為了行政便利,又或抱住少做少錯的心態,推出的政策有時會無意間偏向大財團。

雖然這非原意,但結果卻令大財團得益。

當然,中國領導人也有此心態。

為何來到香港,硬要與某些大地產商吃早餐?這向港人發出什麼訊息呢?

□ 你是從事保險業,保險就是一種風險分擔和管理的事情,但政府近年在社會風險的評估和管理,均為人詬病。從你的專業,你會給政府什麼建議呢?

■ 政府管治團隊各自為政,某部門出事,不關自己的事。

特首或政務司司長理應統籌各個部門,理順這些關係。目前根本就沒有那麼多人才去做管治團隊,現在拉雜成軍,根本沒有共同目標和理念,風險就是自己部門的風險。或許政府應減少管治團隊的人數。太多人,風險便更大。(二之二)

閱讀全文,請登入信報「信博」網址:http://www.hkej.com/template/blog/php/blog_details.php?blog_posts_id=79749


« 1 (2) 3 4 5 ... 12 »
Powered by XOOPS 2.0.3 © 2003 IMAGO:THEMES Theme Design by IMAGO DESIGN CORP.